洛陽金石文字博物館: 文字 讓歷史穿越時間與你握手

2018年06月29日07:50

來源:大河網

古書

拓片

西遊記人物設計的清代酒籌

曹魏時期的磚銘

博物館二樓展區

  □大河報·大河客户端記者吉小平文圖

  核心提示|削文瓦銘、刻文磚銘、簡牘、印璽、古蹟拓片,這些名詞大家也許不懂,但它們卻是洛陽金石文字博物館中的重要藏品。在創辦人之一的朱曉輝副館長講解下,博物館中收藏的一套清代酒籌,讓我們瞭解到古人在飲酒時的情趣。洛陽金石博物館中的文物是流散於民間的史料,這些古老的文字讓我們能穿越時間,體會到當時人們的生活和雅趣,感受到鮮活的古人和他們的七情六慾。原來,他們和今天的我們何其相似。透過這些文字大家會感受到歷史從未離我們遠去,你我都是塵世匆匆過客。

  全國唯一民營文字博物館

  在洛陽國花園的綠樹環抱之中,坐落着洛陽金石文字博物館(下稱金石館),這座成立於2012年3月的民營博物館,是繼中國文字博物館後唯一一家民營文字類專題博物館。博物館的兩位創辦人之一朱曉輝副館長向我們介紹,這座博物館現有文字類文物及標本一萬餘件,涵蓋了兩漢、魏晉、隋唐、宋元等時期,藏品包括歷代碑刻、漢晉刻文磚銘、北魏削文瓦銘、簡牘、印璽、古籍拓片、各種史料等。

  在朱曉輝的帶領下,我們參觀了博物館。這所博物館上下兩層,一層是名碑拓片、館藏石刻和漢畫像磚展區,二層是漢晉刻文磚銘、北魏削文瓦銘、文字拾珍、古籍文獻史料展區。朱副館長介紹,博物館除了金石古蹟外,歷代古書籍也是重要收藏內容,現有各類古書一百餘部,例如《説文解字》《語石》《金石粹編》《寰宇訪碑錄》《漢熹平石經殘字集錄》等,它們和這些金石古蹟共同構成了這座文字主題博物館的收藏內容。

  古人喝酒時很有情趣

  在金石館二樓的文字拾珍展區,記者看到了一套竹籌,約10釐米長2釐米寬的籤籌,上面用蠅頭小楷寫着西遊記中各個人物的名字,籤籌的下面還配有各種註釋。朱副館長講,這是一套清朝的酒令竹籌,以西遊記為主題,譬如在喝酒時抽到唐三藏這支籤的人,可以讓抽到孫悟空籤的人喝酒三杯,並且還能讓全席人各飲酒一杯;而抽到其他西遊記人物籤籌,每人都有相應的飲酒規則。

  在二樓的北魏削文瓦銘展區,朱曉輝介紹,瓦銘是在製作瓦胚的時候工匠拿竹刀在上面寫文字,它更接近咱們現在的鋼筆字,是一種硬筆書法;然後把板瓦再做成筒瓦。《瓦削文字譜》裏面關於“削”的叫法是一百年前國學家關百益先生定義的,他認為在古代紙筆沒有普及的時候,“削”也是一種書寫的形式。朱曉輝説,不同於世傳的魏碑體這種官方教科書式的字體,從削這種瓦銘字體中,我們可以瞭解到當時民間自然的書寫樣式,能更好地明白那個歷史時期的民間文化。

  坐擁鉅額財富,卻交不起房租

  朱曉輝介紹,博物館開在洛陽國花園中,是一座獨立的仿古二層樓建築。他説博物館成立的第一年,文物局給他們補助了十萬元后,至今再沒有補貼過,日常運營都是靠他們兄弟倆自己貼錢。現在在國花園租的房子每年租金要15萬元,而他還租有400平米的庫房,用於保存文物。他説,現在展覽出來的文物只有館藏文物的十分之一,在庫房中放着110個鐵皮文件櫃和一組密集櫃用於存放藏品。現在他每天都為房租發愁。

  朱曉輝説,他在參觀西安的大唐西市時,發現那裏已經成為一個博物館聚集區,開發企業引入這些博物館後免費給它們提供場地,並扶持博物館進行延伸性的經營,而開發企業則通過旅遊地產的方式進行盈利。朱曉輝認為,洛陽缺乏這樣的博物館平台。他説,洛陽博物館雖多但是非常分散,各個館都需要遊客參觀,但很多館在遊人罕至的地方。他們認為為博物館補貼只是在輸血,只有打造出這個博物館集聚平台,才有機會激活博物館的自我造血功能。


編輯:張馨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