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代旅店最怕秀才賴賬

2018年07月27日08:21

來源:廣州日報

  一千多年前廣州街頭客店雲集 官辦賓館憑券消費 民營旅店豐儉由人   宋代旅店最怕秀才賴賬

  廣府市井系列

  本欄目由廣州日報獨家與廣州市國家檔案館聯合推出,逢週四刊出,敬請關注。

  採寫/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王月華 圖/fotoe

  到一個山清水秀的地方開民宿,是很多文藝青年的夢想,也有不少人真的辭掉工作付諸行動了,然後發現自己掉進了一個“大坑”裏,哭着喊着要爬出來。那麼,如果我們回到一千多年前的廣州城,開客棧,住賓館,又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呢?且讓我們穿越回去,領略一番吧。

  官辦賓館

  客人敢拖延“退房” 發配山溝啃窩窩頭

  大宋年間的廣州城,繁華不輸首都汴梁,這話如果是我説的,你可以當成“吹水”,但這話是北宋到廣州遊覽多日的著名詩人郭祥正説的,你就沒話説了。當時的廣州,是全國第一外貿大港,全國的外貿收入,有一大半都是廣州創造的,米市、鹽市、珍寶市場都繁榮得不得了,珠江沿岸的景象,就是一幅活靈活現的《清明上河圖》。

  客店雲集 官辦賓館最威

  如果你仔細看《清明上河圖》,就會發現裏邊有許多客店,最顯眼的是“久住王員外家”,“久住”是廣告,是住得舒服,可以一直住下去的意思。商貿繁華之地,當然少不了旅店,否則來來往往的官員、商賈、趕考的讀書人,難道都在街上打地鋪嗎?所以,如果你穿越回宋代的廣州城,也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客店,打着燈箱廣告(當然是點蠟燭),使盡渾身解數,招攬客人入住。我們以前説過,宋代商人做生意,一定要加入行會,所以各個行當的生意都會成行成市,旅店業也不例外,在西城走走,這裏是旅館一條街,店小二站在門口,笑臉相迎;那裏又有好多家客店,燈火通明,熙熙攘攘;其場面之熱鬧,競爭之激烈,與今天大理、麗江等民宿雲集之地,並無太大區別。

  一千年前的廣州街頭客店眾多,但要論氣派,還是官辦賓館最威風。官辦賓館有一個專用名詞,叫“驛”,對,就是“驛站”的意思。不過,你若憑想象,以為驛站就是幾間房屋,兩個馬圈,那就大錯特錯了。驛站是專供來往官員住宿的,絕不可能蓋成這樣。不信,我們來看看蘇東坡寫的《鳳鳴驛記》,這座官辦賓館,是三萬六千個工匠,耗時一個多月蓋起來的,望之“如官府,如廟觀,如數世富人之宅”,裏邊的陳設富麗堂皇,不僅四方賓客樂而忘返,連馬離開時都要回頭,對着精美的馬圈嘶叫幾聲,十分戀戀不捨。

  憑券消費 食宿供應分級別

  這樣富麗堂皇的官辦賓館,還不收錢,一切花費,都由朝廷開支。當然,平頭百姓就別想有這樣的待遇了,有資格住進去的,大小都得是個官。官員出公差之前,先去領取朝廷發放的驛券,憑驛券支付住店的各種開銷。驛站的房舍與食物供應有等級之分,像員外郎這樣的大官住“行政套房”(高級房),餐餐有酒有肉;像“三班奉職”這樣的低級官僚,住“經濟房”,一天只有五兩肉供應,吃得就比較寒酸了。那時的客店,不管官辦民辦,都會提供“題詩壁”,就是一面白牆,由得客人在上面寫詩抒發心情。那時沒有微信,這塊“題詩壁”就相當於“朋友圈”。於是,有個“三班供奉”因為覺得肉太少,就在題詩壁上發了一條“朋友圈”:“三班奉職實堪悲,卑賤孤寒即可知。七百料錢何日富,半斤羊肉幾時肥。”這條朋友圈被人轉來轉去,最後居然被當時的皇帝宋真宗看到了,宋真宗的心態倒很好,他沒有責怪那個抱怨羊肉不夠吃的小官,反而説,如果這些低級官員分到的羊肉這麼少,怎麼能要求他們廉潔呢?於是給他們加了薪水。由此可見,“題詩壁”的作用真不小,其實,現在孩子們在課本里讀到的詩歌,有一些就是當時詩人在旅店裏發的“朋友圈”。

  話説遠了,咱們轉回來再説廣州街頭的官辦賓館,陳設富麗,吃住免費。不過,要住這樣的賓館,一來一定要有驛券,沒有驛券,就想進去混吃混喝,一旦被發現,不但免費餐吃不上,倒要被送到官府,屁股上吃一頓“竹筍燒肉”;二來一定不能拖延“退房”,每一個官員,入住期限最長不得超過30天,超過登記期限,先仗責一百,再流放一年,羊肉肯定是吃不上了,只能窩到山裏去,吃糠咽菜、啃窩窩頭。所以,免費餐固然好吃,但若不打醒十二分精神,吃下去了都得吐出來。

  民營旅店

  遇秀才撒潑賴賬 店主攤手認倒黴

  官辦旅館只收留官員,跋山涉水來趕考的讀書人、抱着“要發財,到廣東”的夢想南下廣州的各地商賈,就只能選擇民營旅店了。上文説了,廣州街頭民營旅店鱗次櫛比,而且豐儉由人,有錢的,住高樓大屋;沒錢的,就住平價店。宋人最大的特點是講究文化品位,走豪華路線的賓館雕樑畫棟,“大堂”裏暗香浮動(宋人喜薰香),牆上還裝點着名人字畫與古玩,客人一進店門,立刻覺得自己“優雅”了起來;走簡約風的“民宿”,就算只有一棟小樓,也會開闢一個園子,種上花草翠竹,讓客人有一個“看得見風景的房間”。

  客人生病 不用擔心被趕出門

  小時候看《水滸》,裏邊用人肉包子待客的孫二孃讓人印象深刻。當然,這只是小説,如果你穿越回宋代的廣州城,全城大大小小的民營旅店都住遍了,也不用擔心碰着“孫二孃”,官府管得可嚴呢,住宿必須登記,留下記錄,官府定時查看,以保護客人生命與財物安全。就算你住店期間生了重病,身上又沒有錢,也不用擔心店主把你掃地出門,因為朝廷有法律,客人病倒在牀,店主不許把人趕走,反而要趕緊通知行會長老,長老出面,請大夫醫治,費用由店主預支,然後到衙門裏報銷。這是宋代“醫保”制度的一部分,雖説書面上的法律在現實中執行起來難免走樣,但有這樣的規定,總比沒有讓人安心多了。

  如果外來商賈帶着大批貨物來投奔,也不用擔心,當時的旅舍一般都有貨棧,可以幫着照看貨物。我們今天住賓館,行李最多寄存一兩天,時間長了肯定不招人待見。宋代廣州的旅店,只要你給錢,存上一年半載都沒事,這就大大方便了南來北往的商販。不過,按照朝廷的規定,商賈一辦入住手續,店主就有義務提醒他,販賣貨物,要找有官方資質的中介(牙行)打交道,還一定要記得交税,如果發現客商有違規操作的跡象,就得向官府打報告。店主倘若有意隱瞞,一旦被發現,就得負連帶責任,和客商同吃“竹筍燒肉”(被官府打板子)。

  秀才住店 其他人不許吵嚷

  由此可見,在宋代的廣州城開旅舍,要操心的事情真不少。不過,這些還不是最麻煩的。要知道,那是一個士農工商等級分明的社會,就算常被瞧不起的“窮秀才”,不管住進哪一家旅舍,都是有特權的貴賓。店裏來了一個秀才,店主就得趕緊收拾上好的房間請他住下,還得求爺爺告奶奶地央求其他客人,不要大呼小叫,以免攪擾了秀才老爺,被他告一狀,那就吃不了兜着走。

  如果秀才像孔聖人教導的那樣,知書識禮,那店主就算走了好運。如果碰到一個撒潑耍賴的傢伙,拖欠房錢,還一味吃香喝辣,那店主就倒了大黴,還不能趕他走,實在沒辦法了,也只能想點歪招,比如跟他説隔壁老王家開的店住得更舒服,然後再倒貼一點錢,把這個“瘟神”送走。翻一翻那時文人寫的筆記,這樣的事還真不少。

  (注:本文參考了《宋代旅館業研究》等資料。)

編輯:張馨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