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QQ秀開始 人們為何熱衷製造“虛擬的自己”?

2018年12月08日09:30

來源:中國新聞網

  中新網客户端北京12月7日電(記者 張曦)你最近是否注意到,朋友圈開始刷屏一個類似QQ秀的立體卡通形象?同時,不少朋友都悄然改了頭像?

  而且,在這股來勢洶洶的潮流背後,你會發現,大家的留言都是神祕代碼。

  你是不是也四處打聽,這是啥?

  先來科普一下,這是一款來自韓國的遊戲,名叫ZEPETO,目前位於APP STORE免費排行榜的榜首。

  玩法很簡單,可以自己設計人物的臉型、髮型、妝容以及換不同衣服和生活場景。當然服裝道具的華麗程度,與你氪金程度成正比。

  總之,就是滿足了你各種不切實際的幻想——可甜可鹽,可男可女,可御可攻。同時,也可以用專屬代碼,尋找好友一起互動。

  你可以約上好朋友來個精神病院大合影;也可以假裝在世界某一角落度假;又或者和愛豆來個親密合影……

  有網友表示,躲過了王者榮耀,躲過了旅行青蛙,躲過了戀與製作人,最後還是沒有躲過“捏臉換裝”。

  為什麼大家會如此沉迷呢?

  我們採訪了幾個重度“捏臉”狂人,有人表示“因為這個小人比我真人好看!”,也有人認為“整不起容,就在遊戲裏感受”,更多人一致表示:“好玩啊,可以捏那麼多不同的小人!”

  想一想也是,平日裏那麼喪,臉都不想洗,門也不想出的大家,竟然可以在虛擬世界裏活得這麼精彩!

  當然,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。比如一些抱着保温杯泡着枸杞的80後網友就表示:“年紀大了,get不到年輕人的點。”

  但是,誰沒有過幻想的時光呢?畢竟“捏臉換裝”、打造虛擬自己的遊戲十多年前曾風靡一時。

  那個時候,這個遊戲的名字叫“QQ秀”。

  因此,ZEPETO流行的同時,也引發了網友的“回憶殺”。

  有人曬出十多年前的QQ秀,感嘆説:“十年前最時尚,十年後還是最時尚。”

  有人回憶,在當年“殺馬特”時代,省吃儉用都要充紅鑽,為的就是精心打扮自己的QQ秀——

  “在虛擬世界裏,穿着校服的我居然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坐擁豪車的人,身穿花花綠綠的衣服,頭頂各種學校、家長不允許存在的髮型。”

  “聊天時,會莫名覺得對方就應該長得和QQ秀一樣,心存幻想。”

  還有網友一針見血指出:“人類的本質就是復讀機呀。”

  雖然QQ秀已不再受網友追捧,但這類軟件一直層出不窮,從“臉萌”、“魔漫”再到ZEPETO,十幾年過去了,人們依舊沉迷於裝扮自己的虛擬形象。

  唯一的變化就是,開始認可自己的臉,不再架空,而是在真實的基礎上美化精修。

  為什麼大家會如此熱衷在虛擬世界製造“另一個自己”?不得不承認,很大一部分人是出於對現實壓力的一種逃避。

  當下很多年輕人,面臨強大的工作、學習節奏,難免偶爾會有些小確喪,這種讓自己可以“生活在別處”的軟件,往往成為短暫的“治喪劑”,至少可以在遊戲裏享受虛擬的美好。

  斯皮爾伯格的電影《頭號玩家》裏也有這樣的場景——生活在貧民區的男孩成為遊戲“綠洲”裏的高手,最後他才發現真正的綠洲其實就在生活中。

  另外,DIY也是非常吸引人的一種商業模式,心理學上稱其為“雞蛋效應”——付出的越多,越不容易放棄。

  你想想,費了半天勁捏的小人,難道就這麼孤單寂寞地存在相冊裏嗎?肯定要給大家看呀!於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,很快便能形成一股網絡風潮。

  所以,如果你只是覺得好玩,嘗試給自己做個卡通頭像,其實根本無傷大雅。如果你沉迷其中,寄希望於尋找真實的感情寄託,或許要三思而後行。

  與其在“虛擬世界”裏去旅遊,不如帶父母真實的出去走一走;與其製造一個“虛擬的自己”,不如真的去換一個髮型更加開心。

  就像我們的上一輩人,他們已經看透生活,不需要在虛擬世界裏尋找自己了。

  想穿旗袍?那就直接穿呀!想交友,就真實地去認識呀!(完)

編輯:魏蔚